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漫游薄金寨  

2013-08-11 17:36:39|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本文转载自毛群益《漫游薄金寨(转贴)》

漫游薄金寨 - 毛群益 - 群益文苑--醉眼迷离的博客

 

漫游薄金寨

义水游龙


  秋雨连绵,好多天没有到野外散散心,身心都快发霉了。终于盼来了这个晴朗的周末,一群网友相约来到罗田西部的七道河,罗田最有名气的刘作家和夫人也来了。公路西边的一个小集镇,看见背后有一座怪石林立的高山,以为那就是登临的目标,却不料玉屏山把手指向河东一条马鞍形的孤独的小山脉,说它孤独,一是因为它在河东是唯一前突的一座山峰,无数的大别山余脉都与它隔着河谷,二是因为它是一段平常的十里长山,相对于它背后远处连绵的青山绿水来说,的确是单薄了许多。
  渊博而善谈的醉兄对家乡一山一水的典故情有独钟,说起大山的野史来,滔滔不绝。
  传说明清年间,天下总不太平,流寇匪盗横冲直撞,烧杀抢掠。罗田民间为了自保,纷纷在险峻的高山筑起寨堡,平时就在河川休养生息,战乱时奔上山寨,据险为守,流寇往往强攻不下,望寨兴叹,偃旗息鼓。但也有悲惨遭遇的,一旦山寨被强盗攻破,便被杀个鸡犬不留。
  高山既然成了老百姓赖以生存的圣地,于是每一座高山都有它的名字,要么是寨,要么是岩。传说中的寨,就是没被强盗攻破的;传说中的岩,则是被强盗攻破了的。比如李蟒岩,原本就是万全寨,后来被强盗攻破了,所以就改称为岩。
  河道狭窄,流水很浅,很细,无声无息地荡漾,隐没在无边的秋色里。跨越小溪,一条宽阔的山冲,机耕路边有一口水塘,一长溜人影倒映在静静的秋水里,呈现一副有趣的人与自然的图画,引来伙伴齐声欢呼。
  水塘的北边是一块面积约三亩的农田,田垄里生长着嫩绿的萝卜菜,田堑上静立一棵木梓树,枝干上缠满了行将枯萎的细藤,枝头挂着一簇簇乌红的叶子,活像一个沧桑的老妇穿着一身破旧的盛装。农田的另一边是一口池塘,塘埂上排列一溜柿树,树叶已全部脱落,曲折的枝干在空中扭成无数的线条,枝头结满了粉红的甜柿,挂在风中摇曳如灯笼,映照着蓝天下的山坡上红一簇,黄一簇,紫一簇的枫叶,构成秋夜中最惹眼的图画。
  沿着梯田之间的小路穿过村庄,松林,三十多人的队伍走成一道弯曲的线条,绿丛中红旗招展,欢声笑语,情趣盎然。忽然有人发出一声欢呼:哈,枞菇!
  大家一窝蜂围过去,果然看见一柄粉红色的枞菇匍匐于草丛,蛇形的队伍从此开始散乱,所有的人都低头寻找起枞菇来,月儿、飞狐、含烟搜寻得最为仔细,说是今日的午餐要弄一盆枞菇汤。游龙也想喝一大碗野味的枞菇汤,边跑边找,猛见几棵矮小的松树之间,一枞菇静卧在那里,忍不住发一声喊:“哎呀,不准抢,让我拍照了再说!”
  走出松林,矮小的灌木丛,在乱石铺成的台阶上攀登,并无崎岖的感觉,刚才在山脚下仰望,也不觉得险峻,走了大约三里路,山腰有一条小路朝右边延伸,路外耸立着一根石柱,雕刻着三个大字——“仙人石,路里是褐色的悬崖,崖头如一醒狮抬头俯视西北。战乱的年代,山寨只要在岩头设一寮望哨,强盗在这个方向的一切行动便暴露无遗。
  转过醒狮背后的山坳,沿着山脊边的林间小道向北走,厚厚一层褐色的松针让脚板感到别样的柔软。停住脚步,就地来一个半躺半坐,闭上眼睛,就能想起儿时老家火塘里松针熊熊燃烧的情景,特别温暖。
  灌木的枝叶把山梁染成绿黄相间,路边一长溜形态各异的嶙峋岩石说不上险峻,却足以使人望而却步。意思是站在岩头的人别想跳下去,站在岩底的人也别想爬上来,而顺着山脊的羊肠小道则畅通无阻,所以这薄金寨也就固若金汤,永远也成不了岩。
  当我走到一座石门之前,对古代薄金寨的范围才有了更真切的认识,刚才所见的那一系列岩头也许在争斗中只能起到一种外围防守的作用,而真正的核心就在石门之内,石门座落在山脊的东侧,离山脊大约五十米处,从石门往两边依地势修起一道寨墙,防守者只要并排据守,居高临下,进攻者就休想爬上那高度约三米的石墙。
  石门之内的山冲里,是一块肥沃的土地,林木繁茂,菜地葱茏,井水清亮,真有点世外桃源的味道。简陋的庙宇——遐佛寺,跟塔山清元寺的规模真是天壤之别,但我以为这环境绝对不逊于塔山,同样有着佛家清净氛围。
  伙伴们都坐下来休息,梅姐、小草却表演起节目来,惹来阵阵欢笑,遐佛寺一时间热火朝天。佛庙的俗家热情地招待来客,庙外的土坪上摆放着几张桌子,桌面摆放着糖果。为了佛家对俗人的最实在的虔诚,也为了表达对菩萨的敬仰,伙伴开始一个接一个地到菩萨面前朝拜,捐一点香火钱。

遐佛寺的香案上有一尊玉佛,盘腿而坐,仰面朝天,硕大的肚皮,好像就是弥勒佛,跪下给他磕头作揖,平日并不信佛的我居然在这一瞬间有了祈福的念头,脑海里很自然地求玉佛降幅于我,因为他是我平生所见到的第一尊玉佛。
  玉屏山说这是小寨,更北还有大寨,大家歇息一会儿,走向大寨。很快走出林荫,来到东边的山坳,朝北望去,只见小寨与大寨之间有一条山势平缓的山脊,也就是来时在七道河的公路上望见的马鞍,大寨则是昂起的马头,鬃毛则是青幽幽的松林,马面之下围着一道寨墙,原来是两座遥相呼应的寨堡,防守起来更是得心应手。
  过了山坳,走在山腰的茅草路上,观赏着山脚下的胡家河,对岸的两河交汇处的三角地带即是平湖,传说那里曾经是宋朝名将岳飞痛歼金兵的地方。
  茅草路开始沿着山脊延伸,西北面是陡峭的山崖,看上去有点荒凉,大大小小的山荡里却有着无数的村落,说是夜里从这里看下去,真有万家灯火的情景。
  不知不觉走到山腰,经过一个山荡时,灌木丛中突然飞窜出一只吊脚蜂,停留在玉姐头上,玉姐用手一拂,蜂子不见了,玉姐头上立即肿起一个疱来,这一切发生在一瞬间,好在那种蜂子虽然有毒,却不厉害,因为我小时候也有几次被蛰过,只要用丝瓜叶揉搓出来的绿汁涂抹一下就没事,即使找不到丝瓜叶,用唾液也可以消毒的。
  接近小寨的龙门寺时,听到郎哥在背后喊着:“狼被蜂子蛰了!”
  我一回头,看到郎哥一脸的遗憾,说凤山狼被蜂子蛰了七口,吉祥被蜂子蛰了两口,两个人都转身回去了。
  狼是登山的铁杆伙伴,真是可惜,听白云说,当时的场面非常惊险:狼的摄影技术高别人一筹,因为给网友拍照,几个人拉在队伍后面。就在刚才玉姐被蛰的地方,一群吊脚蜂就像路边的伏兵一般陡起,冷不防朝凤山狼和吉祥发动突然袭击……
  大家听说后面又有人被蜂子蛰了,都关切起玉姐的伤情来,玉姐笑着说:“我问庙里要了万金油来搽了,问题不大。”
  所有的人都在龙泉寺休息,只有几个伙伴想看东边的寨墙。游龙邀醉兄,来到大寨东门,观赏门外险峻的山势,山脚下弯曲的河流,因为阳光的照射,河川里升腾起薄薄的雾缈,罩住了平湖的丘陵地带。东北有一座高山与大寨隔河相望,那山也像薄金寨一样独立,形状却像一个仰天锅,中间一个很大的山荡,四面山梁环绕,只在西面留下一个狭窄的缺口,论起防守来,地势似乎比薄金寨更加优越。醉兄介绍,那就是古羊寨,传说中的古羊寨规模比薄金寨要大很多,盗匪每次长途奔袭,都无功而返。
  古羊寨西北,是一片丘陵尾端,新昌河与麻城河在那里交汇,流经薄金寨北面山脚的乱石滩,再流向胡家河,可惜的是,枯水季节的河流,在弯曲的白沙滩上宛若游丝。若是雨水季节,洪流滚滚于山川大地,势如游龙,那场面一定十分壮观。

醉兄站在薄金寨顶峰,指点江山,毫无保留地向龙介绍这里的一切,让龙心里有一个大概的印象。说实话,作为登山爱好者,作为文学爱好者,若是一直有醉兄这样的伙伴,真是一件难得的好事啊!  

观赏得差不多了,返回到龙门寺,一个人影也没有,干脆顺着山脊追过去,一直追到玉姐刚才被蛰的地方,看见姑送郎站在那里,聚精会神地注视着前方的路面,回头打招呼:“小心,前面有蜂子。”

前边,两个小和尚用衣服包住脑袋,蹑手蹑脚地探步而行,蜂子就在他俩身边飞来绕去,居然是秋毫无犯。
  向前走几步,看见一件黑色的外套铺在小路中央,几只吊脚蜂在衣服上爬来爬去,外套底下好像是一棵小植物,便问郎哥:“哪个的衣服丢在那里啊?”
  郎哥哈哈大笑,说:“那是大别樵夫,就躲在衣服下面……”
  嘿嘿,原来那件黑色的外套是小和尚帮大别樵夫盖上的。郎哥指点着让游龙和醉兄从荆棘丛中绕过去,自己则留在原地等待着,有人落难了,必须得有人关注,郎哥就充当了老大的角色。却不料等龙和醉兄好不容易摆脱刺藤的纠缠回到大路上,郎哥和大别樵夫早已闯关而去。紧赶几步追上他俩,大别樵夫正在描述刚才惊险的一幕:“蜂子嗡地一声来了,当时手上头上就中了箭。跑已经来不及了,我赶紧蹲下,掀起外套,盖住脑袋。只听得头顶一片呼啸声,那气势,估计有四十多只蜂子在围着我的头在旋转……”
  凤山狼和大别樵夫都是谦谦君子,却遭到蜂群如此疯狂的围攻,今日这蜂子是怎么了?
  回到小寨,丰盛的午餐已经端上了桌子,本来是准备吃素菜的,饭桌上却有酒有肉,于是有人推测,今日的祸根就在于此,在佛家面前吃荤,是对佛祖的最大不敬,况且今日有一个法师生日,更是大不敬哩。
  席间遇到野山松,精力旺盛的《罗田报》主编,很快跟他拉起了家常,真有一见如故的感觉。
  原路返回,探讨起山下河西对面的山峰来。醉兄还是权威,侃侃而谈:“那山本来叫做覆钟寨,意思是一鼎洪钟覆盖在地面。有一年强盗将整个儿山寨围得水泄不通,山上的人眼看就要断粮。绝望之际,有人想了一个计策——搜集每一家仅剩的一点口粮,将一口生猪喂饱,然后推下悬崖。强盗一看,以为是生猪失足摔下悬崖的。原本是打算将山寨的人困死饿死,想不到山寨的口粮还有喂猪的,于是撤围而走。乡民为了纪念这次脱险,就把覆钟寨改名为富猪寨,后人又觉得这个名字不雅,都称其为富主寨。”
  “嘿嘿,眼看就要饿死了,还把那点救命粮拿去喂猪,迷惑住了敌人,真有点破釜沉舟的气概哩!”
  薄金寨东有古羊寨,西有富主寨,都是仅隔一条河,鸡犬之声相闻,军事上遥相呼应,堪称掎角之势,应该是牢不可破的,却斗不过朝廷,于成龙就是破寨的高手。清朝康熙年间,黄州府空虚,当地豪绅纷纷起事,东山一带团风、罗田、麻城三地结成联营四十八寨,意图反清复明,史籍记载当时的东山地区军事形势犹如“高山大潮,烽火相望”。 一代廉吏于成龙时任黄州同知,面对险恶的形势,清醒地认识到黄州府的重要性,他力排众议,制订了决不放弃黄州、组织乡勇相机主动进剿的策略。调集各乡乡勇数千人在东山黄土坳一带,与暴乱的寨民对峙。寨民首领见己方在数量上占绝对优势,决心以人海战术取胜。振臂一呼,寨民倾巢出动,与清廷决一死战。于成龙精心部署,指挥若定,身先士卒,危急关头置生死于度外,始终掌握着战场主动权。当场斩杀参与暴乱的寨民一万多人,擒获暴乱首领何士荣。薄金寨、古羊寨、富主寨虽然从来也没有被强盗攻破,却被于成龙以诱兵之计杀一个尸横遍野。
  呜呼,一代廉吏的飞黄腾达,起点居然是罗田这名不见经卷的山寨不远处的坳口……
  富主寨呈不规则的圆形,山体自上而下逐渐扩展,半腰之下有一条条浅浅的山沟,缓缓的山梁,猛一看还真的好像是一口洪钟,而那无数形状跟载体类似的圆形巨石,也都一样匍匐在矮小的草木之间,也像一口口大钟,给山寨平添一股坚韧的气势。但那石头的表面,在秋天的太阳下,却反射出淡白的柔光,跟青色的草木形成鲜明的对照,萧瑟中包含着顽强的生机,这就是罗田西部山峰的典型特征。
  临上车之前,再次回望薄金寨,掉头又看富主寨,觉得后者在外观上胜于前者,传奇上也略胜一筹,可惜时间不够,要不然爬上去流连一回,实地体验一下肃杀的战场气氛,总能丰富想象空间的。
  客车将到县城,游龙突然猛喊一声:“天啦,我么样把松菇汤忘到狗头外国去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25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