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话说读书人  

2013-08-29 13:10:31|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话说读书人

朱清明

 

中国的读书人自古就多,读书的种子生生不息。这是浩瀚博大、精深厚重的中华文化的不竭源泉。

读书人书读多了,就直,就愚,就痴,就傻,为了认定的真理敢于杀身成仁,舍生取义 。他们入仕则心怀天下,忧国忧民,庙堂优就匡扶时势,普济天下,像诸葛亮、魏征、张居正;庙堂坏就忠言逆耳,犯上死谏,像包拯、海瑞、杨继盛。在野则采菊东篱,洁身自好,或愤世嫉俗,嬉笑怒骂,如屈原、嵇康、杜甫;或横眉冷对,粪土王侯,如阮籍、陶渊明、李白。

这种情况以古代尤甚。

说他们直、愚、痴、傻,就在于他们硬是看不破现实其实和书上是完全不一样的,现实无信、无义、无情、无耻、残酷,像一个只要钱其余什么都不要的婊子。对这样的婊子,他们总是天真得像思春的少年。

这使我想起了春秋战国时的一个故事。齐庄公做国君不咋样,却热衷于搞女人,连相国崔杼的夫人也想弄上床,结果被崔杼设计杀掉了,另立新君以续国统。这应该是一件好事。可太史伯兄弟不这样看,当崔杼命他们将这件事的记录“稍加改动”时,被凛然拒绝,秉笔直书“夏五月,崔杼谋杀国君光”。崔杼做思想工作,说他是为了社稷着想,杀掉荒淫的国君另立新君,有什么 不好啊?在记录上改一改,让齐庄公这样的国君“害病而死”,有什么大不了的?犯得着为这样的国君较真吗?这些道理,放在现在,我也认为有理,要叫我也会让齐庄公“害病而死”。可太史伯认死理,认为事实曲直不论,可真实情况是咋样就咋样,坚持不改,结果被崔杼杀掉。太史仲、太史叔接哥哥手,不改,又被杀掉。到太史季,仍坚持不改,崔杼杀怕了,就放手了。因为有了他们的杀身成仁、舍生取义,到现在,我们才知道齐庄公是怎么死的,不然真以为他是“害病而死”。

当然还有明朝的方孝孺、海瑞、杨继盛等等等等,他们明知骂了皇帝、忤逆了权奸难逃一死,还要去做,结果有的身死族灭,有的仕途坎坷,读史及此,无不令人唏嘘感叹。这些读书人,是残酷现实中盛开的一朵朵“血色之花”,是那样的鲜艳夺目,是那样让人心生敬仰。

可是,我们还能说他们愚、痴、傻吗?没有他们,我们现在手上捧读的历史,有哪一句是真的?我们民族的脊梁,还能够挺得直吗?

“说义读春秋,风骨看魏晋”。中国古代的读书人,圣贤书读多了,就是这样傻得可爱。历史在变,时代在变,但不变的,永远是他们的浩然正气和铮铮风骨。

那么在古代,读书人都是这样秉持操守吗?不,不,读书人中的败类也可谓多多,像南宗的秦桧、明代的严嵩,当是他们的代表,是读书人的“变种”。

秦桧和严嵩,都是当朝的状元,那可是真正的读书人,是“大知识分子”,为文为官可都有一套,像严嵩,一手青词常常叫嘉靖“龙颜大悦”。据说他们为政之初,也做了不少好事,是后来才变坏的,变坏了的秦桧和严嵩,坏事做绝,祸国殃民,当然,也曾风光一时。后来的结局可都不大妙,一个跪在岳飞墓前生生世世忏悔,一个八十高龄在饥寒冷嘲中凄然死去,历史并不因他们曾是读书人而饶恕他们的罪恶。

由此可见,读书人一旦改变了自己的操守,想流芳百世那是万万不可能的,要遗臭万年那还得看你的学问和本事有多大。

这又使我想到了当下。当下中国的读书人更多,几千上万所大学、党校、研究所,哪天不在培养读书人?现在从政、从军、从工、从商的读书人,已经是汗牛充栋了。

不可否认的是在庞大的读书人队伍中,有不少是能够秉持操守、风骨傲然的,他们坚持真理正义,严守准则节操,张志新就是极端的一例。但总体看来,发生“变种”的读书人还是太多太多,“春秋气节、魏晋风骨”早已荡然无存了,再很难见到“贫贱不能移、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大丈夫风范,再很难见到在名利和诱惑面前的那份从容和淡定,再很难见到在威权和高压面前的那种镇定和岿然。见得多的,是读书人醉心官场和蝇营狗苟的身影,是在权贵和巨富面前的卑躬屈膝,是厚黑理论一批又一批的忠实信徒。因此,每每叫人怀念起古代读书人的那种不染风尘的豁达超然和凛凛正气,那种令高山仰止的圣洁和高贵。

我说的还是那些称得上“读书人”名号的读书人。至于那些众多的“读书人”,尽管弄了几个本本,在表格上敢于大言不惭地写上“本科、研究生”之类学衔,但论起学识、学问,却是一酒盅也没有。由于没有真才实学,又在社会上(尤其是政界)混饭吃,生怕别人瞧不起,便越发地扮起“高深莫测”来,先摆出一副瞧不起人的嘴脸,为的是保护自己那少得可怜的一点“基本功”;有的干脆弄副眼镜架在鼻梁上,俨俨然很有学问了,其作派实在令人作呕。还有一些读了点书的人,当上了一个小官僚,做好事没本事,干大坏事又没能量,于是尽干些小坏事,被人瞧不起,成天还摆出一副“知识化”的派头,那就更等而下之了。至于那些与流氓地痞为伍、与黑恶势力同流合污的,为贪一点蝇头小利被宵小鼠辈呼来喝去,那更是不值分文了。

我不知道,将来的当代史会怎样描述和记录他们?当然,那些不入流的所谓“读书人”,也只能留在一地一方百姓的茶饭桌上,作作消闲的下酒佐料和助茗小吃。

如此而已。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