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苏东坡奇遇名医庞安时  

2013-10-19 13:16:34|  分类: 文史概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东坡奇遇名医庞安时

张卫 张瑞贤

 

       苏轼到黄州,遇到了医家庞安时。庞安时,《宋史》有传.传云:“庞安时,字安常,蕲州蕲水人。儿时能读书过目辄记。父,世医也。授以《脉诀》,安时曰:“是不足为也。”独取黄帝、扁鹊之脉书治之,未久,已能通其说,时出新意,辨诘不可屈。父大惊,时年犹未冠。已而病聩,乃益读《灵枢》、《太素》、《甲乙》诸秘书,凡经传百家之涉其道者,靡不通贯。”庞安时勤于著述,常把自己的经验撰写出来,“欲以术告后世《故著《难经辨》数万言。观草木之性与五藏之宜,秩其职任,官其寒热,班其奇偶,以疗百疾,著《主对集》一卷。古今异宜,方术脱遗……作《本草补遗》。”庞安时治疗疾病,“率十愈八九。踵门求诊者,为辟邸舍居之,亲视粥、药物,必愈而后遣。其不可为者,必实告之,不复为治。活人无数,病家持金帛来谢,不尽取也。”(《宋史·列传第二百二十一方技下》)

       苏轼多次提到过他与庞安时的奇遇,元丰五年三月,为生计,苏轼在黄州东南30里的沙湖也叫螺师店的地方,买了一些田地。在去看田地的时候突然得病,肩臂肿痛,正巧潘尉和庞安时来访,“因视臂肿,云非风气,乃药石毒也。非针去之,恐作疮乃已。遂相率往麻桥庞家,住数日,针疗。寻如其言,得愈矣。”(与陈季常九首,《东坡文集》卷八十)在黄州,苏轼不但见到了庞安时这样—位良医,而且得到了一个益友,“安常虽聋,而颖悟绝人,以纸画字,书不数字,辄深了人意。余戏之曰:‘余以手为口,君以眼为耳,皆一时异人也’。”疾病痊愈后,苏轼与庞安时同游于蕲水郭门外的清泉寺。寺中有王逸少洗笔泉,水极甘,下临兰溪,溪水西流。苏轼歌云:山下兰芽短浸溪,松间沙路净无泥。萧萧暮雨子规啼,谁道人生无再少?君看流水尚能西,休将白发唱黄鸡。(游沙湖,《东坡文集》卷八十)之后二人狂饮而归。

       苏轼经常把庞安时比作京城御医单骧,“其术大类骧”。(单骧、孙兆,《文集》卷一百三)“安时,蕲水人,术学造妙而有贤行,大类蜀人单骧,善疗奇疾,字安常,知古今,删录张仲景已后《伤寒论》,极精审,其疗伤寒,盖万全者也。”(《文集》补遗)

       庞安时喜爱字画.与苏轼秉性相投,“庞安常为医,不志于利。得善书古画,喜辑不自胜。九江湖道士颇得其术,与予用药,无以酬之,为作行草数纸而己,且告之曰:‘此安常故事,不可废也’……庞、胡二君与吾辈游:不日‘索我于枯鱼之肆’矣。”(参寥求医,《文集》卷一百三)庞安时向苏轼索要字画,有时也有馈赠。如:“有人蓄此黑(廷跬墨)再世矣,不幸遇重病,医者庞安时愈之,不敢取一钱,独求此墨,已而传遗余,求书数幅而已。”(《文集》补遗)

       苏轼还将庞安时推荐给同家苏颂,在信中说:“公所苦,想亦不深,但庸医不识,故用药不应耳。蕲水人庞安时者,脉药皆精,博学多识,已试之验,不减古人。度其艺,未可邀致,然详录得疾之因,进退之候,见今形状,使之评论处方,亦十得五六。可遣人与书,庶几有益。此人操作高雅,不志于利,某颇与之熟,已与书令候公书至,即为详处也。”(与苏子容六首,《文集》补遗)苏门弟子也多与庞安时有往来,如黄庭坚,张耒等,可能都与苏轼的引介有关。

       与庞安时的交往不仅停留在医疗和字画上,苏轼还向庞安时请教一些医学理论问题:“端居静念,思五脏皆止一,而肾独有二,盖万物之所终始,生之所出,死之所入也,故《太玄》:‘罔、直、蒙、酋、冥。’罔为冬,直为春,蒙为夏,酋为秋、冥复为冬,则此理也。人之四肢九窍,凡两者,皆水属也,两肾、两足、两外肾、两手、两目、两鼻,皆水之升降出入也。手、足、外肾,旧说固与肾相表里,而鼻与目,皆古未之言也,岂亦有之,而仆观书少不见耶?以理推之,此两者其液皆咸,非水而何。仆以为不得此理,则内丹不成,此又未易以笔墨究也。古人作明目方,皆先养肾水,而以心火暖之,以脾固之。脾气盛则水不下泄,心气下则水上行,水不下泄而上行,目安得不明哉?孙思邈用磁石为主,而以朱砂、神曲佐之,岂此理也夫。安常博极群书,而善穷物理,当为仆思之。是否?一报。某书。”(与庞安常,《文集》卷七十七)

       圣散子方的事情后来沸沸扬扬,和庞安时也有一定关系。叶梦得《避暑录话》中对其事件描述甚详。“子瞻在黄州,蕲州医庞安常亦善医伤寒,得仲景意,蜀人巢谷出圣散子方,初不见于前世医书,自言得之子异人,凡伤寒,不问证候如何,一以是治之,无不愈。子瞻奇之。为作序,比之孙思邈三建散,虽安常不敢非也,乃附其所著《伤寒论》中,天下信以为然。疾之毫厘不可差,无甚于伤寒,用药一失其度,则立死者皆是,安有不问证侯而可用者乎?宣和后,此药盛行于京师,太学诸生信之尤笃,杀人无数,今医者悟,始废不用。”叶梦得进一步分析说:“巢谷本任侠好奇,从陕西将韩存宝,出入兵间,不得志,客黄州,子瞻以故与之游。子瞻以谷奇侠而取其方,天下以子瞻文章而信其方,事本不相因,而趋名者又至于忘性命而试其药,入之惑,盖有至是也。”(叶梦得《避暑录活》卷上)

       离开黄州,苏轼和庞蜜时的友谊并没有结束,庞安时的《伪霖总病论》曹寄赠苏毅,苏轼为其作序。“久不为问,思企日深。过辱存记,远枉书教。具闻起居佳胜,感慰兼集。惠示《伤寒论》,真得古圣贤救人之意,岂独为传世不朽之资,盖已义贯幽明矣。谨当为作题首一篇寄去。方苦多事,故未能便付去人。然亦不久作也。老倦甚矣,秋初决当求去,未知何日会见。临书惘惘,惟万万以时自爱。”(答庞安常二首,《文集》卷八十二)“人生浮脆,何者为可恃,如君能著书传后有几。念此,便当为作数百字,仍欲送杭州开板也。知之。”(答庞安常二首,《文集》卷八十二)

       东坡与安时,黄州相遇,秉性相投,贬地得知己,盖失中有得也。

苏东坡奇遇名医庞安时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苏东坡奇遇名医庞安时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评论这张
 
阅读(43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