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吊锅香绕梦魂间  

2014-02-26 10:17:56|  分类: 精典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茶熟烟清
    
    冬至日那天,天上飘起了小雪。伫立窗前,正感叹三冬寒,怀想吊锅暖,突然就接到老家朋友的电话:“杀年猪哪,回罗田吃吊锅,喝晃子汤吧!”一刹时,脑子里满满的全是吊锅香!
   故乡罗田在八百里大别山深处,山林广袤、物产丰饶,特殊的地理和气候条件造就了独特的自然与人文景观。且不说风光秀美、瑰伟雄奇的薄刀峰、天堂寨乃至温泉、冰臼,也不说驰名遐迩的板栗、茯苓、甜柿、金银花与蚕丝,单就那土色土香的吊锅菜配老米酒,就引得多少四方宾客趋之若鹜、心向往之。而这一锅土菜,对于远在他乡的游子,则更是香绕梦魂之间了!
   吊锅,在罗田由来已久。传统的设置,离不开火塘、吊钩。山里天寒,家家在伙房挖一浅坑,围以砖石做火塘,就中生火取暖,兼以做菜、煮饭;而吊钩,则是在火塘上的房梁上,悬一根铁质或木制钩子,用来挂锅罐,以升降钩子来掌控火候。吊锅之名,由是而生。现代人讲究,火塘、吊钩已不多见了,换用炭盆或密封式的火炉,功效依然,但少了火塘烧火烟薰火燎的狼狈。而吊锅之名,却沿用至今。
   吊锅虽土,却味厚。所谓大俗即大雅,吊锅出彩,全在一个“土”字。土锅土灶土原料、土柴土菜土做法,用料地道,手法传统,原汁原味,自然出奇地厚重、纯正、天然。做吊锅,最好是用水灵白嫩、如滑玉凝脂般的土萝卜打底,铺以竹笋、黄花、香菇、木耳、蕨苗、南瓜片、红枣等干菜山珍,再逐层码放手工制作的油炸豆腐、肉糕、腐竹、丸子和蛋丝,瓦罐炖好的土猪肉、板栗仔鸡、清水鱼则浇在最上面。吊锅煮开,汤汁翻滚,荤素食材相互浸润、调和、影响、融合,兼具“滑、脆、软、糯,鲜、甜、嫩、爽”之百味,口感上乘。若再佐以辣椒炒小河鱼、胡萝卜炖牛羊肉下酒,或者是加两碟酸缸豆、辣椒粑就黄松松的锅巴饭,那滋味,最怕的是不小心会咬了舌头。
    吊锅虽简,却韵长。干松木、柴蔸子煮吊锅,有一股自然的清香,夹杂着板栗的甜香、仔鸡的浓香、腊肉的醇香、大葱蒜苗的鲜香、芫荽的芳香、麦酱的酱香,那香气馥郁得化都化不开。农家巧手做的吊锅,不但菜品花样繁多,而色泽更是诱人食欲。看锅里:绿爽爽,是切碎的青葱韭菜;红鲜鲜,是灯笼椒;黄澄澄,是煎熟的鸡蛋粑;白嫩嫩,是有弹性的清水鱼丸;粉嘟嘟,是上好的肉糕;青幽幽,是刚从雪地里扒出来的大白菜。这些,无不在吊锅里油光水亮、泛着诱人的光,让筷子不由自主地奔它而去。
    吊锅虽陋,却情深。吊锅菜,算得上是典型的妈妈菜、外婆菜。总以为,唯有吊锅,才最能吃出“家”的味道。那一片片肉糕,一块块豆腐,一粒粒鱼丸子、藕丸子、萝卜丸子,是家庭主妇们起早贪黑地洗洗涮涮、刮刮剁剁、用屉蒸、用罐煮、用锅炸、搓开了、揉碎了、捏拢了,一手一脚地,把她们的时光岁月、智慧辛劳以及隽永的心思、心意、心愿都搁在里头,许许多多的滋味,浓浓地,煮在吊锅里,情深意重、五味杂陈。记得小时候上学路远,数九寒天里走山路摸黑赶回家,正应了 “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但再苦再累、再饿再饥,有一锅热乎乎的吊锅菜,就神宁了、心静了、意满了、梦香了,明天,又可以精神抖擞地重新开始。
    吃吊锅,宜雪天。罗田故老有言:“老米酒,蔸子火,除了皇帝要算我”,讲的是寒天吃吊锅的无穷兴味。北风凛冽、大雪飘飞之时,罗田农家,无疑是最好的去处。从冰天雪地里踏进门:火塘里柴火正旺,红红火火,暖意一缕缕从头发丝钻进心窝里;吊锅里的菜,煮得扑噗扑噗地,浓气扑鼻;土壶里的米酒,烧得直翻白沫,热气腾腾。三杯下肚,一筷横行,能想得起来的,惟有两字——舒服!
   吃吊锅,宜丽日。乍暖还寒时节,趁日头正好,走山路、过山林、跨山溪、到罗田山乡,走走亲戚、会会好友,尝一锅回味甘甜的吊锅菜,喝三五杯热酒,全身皆暖。略略微醺,端一杯清茶,拿一张板凳靠在墙角,眯着眼、剔着牙,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唠闲嗑,慢慢地享受丽日阳光,得半日这闲,亦足以抵十年尘梦。
    吃吊锅,宜春暖花开,亦宜丰年秋满。春天里,野桃含笑竹篱短,溪柳自摇沙水清,空气中散发着淡淡的泥土清香,相聚农家,低矮板凳,大家平起平坐,品美味佳肴,听鸟语溪鸣,聊奇闻轶事,其怡然之乐,是平常难以体味到的惬意。而丰年秋满,“故人具鸡黍,邀我至田家。绿树村边合,青山郭外斜。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更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况味!
    吃吊锅,宜亲友小聚,亦宜大会宾朋。农家,虽然是茅椽蓬牖,氛围却好比贴身多年的小棉袄,聚三五亲友,围火炉团团而坐,不紧不慢地吃着吊锅菜,聊聊家长里短的琐事,说说世味人情,暖心暖肺地,其乐也融融。至于大会宾朋,我曾见罗田天堂景区开吊锅宴,偌大一个场子,吊锅数百,食客数千,众宾欢宴,起坐而喧哗,场面之火爆、热烈,令人瞠目结舌,惟叹而观之。
    絮絮叨叨数了半天,奈何放下朋友的电话,依然是苦归无计。人到中年,羁绊多多,现实的种种总让人难以洒脱。但即便是走了很久很远,我也总还是要回来的。哪怕不为别的,仅仅是那一锅热气腾腾、浓香扑鼻的吊锅菜……
    想望中:大山里,炊烟起,吊锅香,人欢语。暖暖的酒、暖暖的菜、暖暖的土制青茶、暖暖的火塘、暖暖的笑脸。酒酣微醉,眯着眼望向窗外,你看见:远处的山岭上似乎有风,在微微地吹动林梢上残存的积雪;一条狗摇晃着尾巴,转过了一重屋角又一重屋角;两只鸡在院子里扒着冻土,正你抢我夺地觅着食……哦,这漫长的冬日时光里,我纯朴敦厚的乡野,我安闲宁静的家园,你浓浓的乡情乡味,都融化在这朴实的吊锅里,萦绕在我的梦魂间!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