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土吊锅,盛开在火塘的花  

2014-03-01 11:49:58|  分类: 本土作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土吊锅,盛开在火塘的花

何金剑

 

北宋人郭熙说:“冬风似虎狂,书斋皆掩窗。整日呼呼响,鸟雀尽潜藏。……”北风肆虐,万物莫不避让,然而,总会不期而然地下一场雪,抑或是大雪,漫天遍野的大雪,下得酣畅,下得痴迷。天地俱静,人烟俱寂,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啊。

于此,你一定会渴盼久违的土吊锅吧?

火塘的四周,确乎于此时最聚人气了。

红火。青烟。黑锅。黄酒。扑簌,扑簌,屋外雪花纷纷扬扬;叽喳,叽喳,屋内几个老少爷们吵吵嚷嚷。这,在大别山区鄂东罗田县的一个很经典的画面。场景很温暖,有一点儿悠闲,有一点儿雅致,与“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仿佛哩。

红火,篼子火;黑锅,土吊锅;黄酒,老米酒。锅里,飘逸出菜肴沁人心脾的清香;空气中,弥漫了老米酒芬香悠远的醇味。一份惬意,一份自在,一份真情,外加一份淳朴,还有一份温暖,故尔,山里人有“老米酒,篼子火,除了神仙就是我”一说。

这样的一种风味,是来自大别山的气象,粗犷而柔美,寂静而喧嚣。

我喜欢土吊锅,且非常喜欢,喜欢到骨子里的那种喜欢。像走过千山万水历尽沧海桑田,蓦然回首,土吊锅正在灯火阑珊处。

我知道,乡村风物中,土吊锅是孤独的,是人与岁月之间的桥梁——人带了豪情走进冬季,黑白之间,全是山水与光阴,也是禅机与人世,不能说,不可说,一说就破。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不如喝酒。

晚来天大雪,能饮一杯无!

架起大别山里的N年的老树篼吧,它的热情,它的泼辣,足以叫你退让,叫你酣畅,叫你淋漓。在它的身边,这个冬天就不再寒冷。当你酒酣耳热快要举白旗了,你看看它,无动于衷,入定的老僧一般,在它这儿,烈火似乎很温驯,时间似乎停滞了。

还有,半空里吊下来的那口锅。它处于火塘之中,不偏不倚,蒸汽腾腾,乌黑发亮,“咕咚咕咚”地哼唱着自得的歌儿。时不时,你在唠嗑的当儿,蘸着温情轻轻啜溜一口,滋滋有声,多么自在,多么舒服,多么诗意。

老米酒,微黄。这淡淡的,若有若无的黄,也是很澄明的透彻。清冽,芬芳,饶舌绵柔。这酒,慢慢饮,缠绕着一种说不清的气息,像一轴水墨画卷里的那种恬然,安静。品酒,也是一种心境,和画卷里文人看山临水的意境近似。

这样的空间里,弥漫着一种大别山里特有民俗风情的东西,叫人暗自欢喜。

横槊赋诗的日子,那是人杰过的;鲜衣怒马的日子,是倾城美人过的;吊锅米酒的日子,是属于我辈的。我辈的光阴,向来是平淡枯瘦的。光阴一瘦,就掺杂了钝痛和辛酸,也浸润了简单和平实,但是,都是日子,都得过下去。

作家阿来说,林子里的鸟,是狗撵出来的;心里的话,是酒撵出来的。风在号,雪在飘,火在烧,两三知己,就着吊锅,喝着小酒,听着一曲古琴,喊着朋友的乳名,说着掏心掏肺的话,剥去虚浮,滤去矫情,肝胆相照,物我两忘,夫复何求?于此,你不觉得“老米酒,篼子火,除了神仙就是我”这句罗田方言的绝妙吗?

此时,所有的世俗都褪色了,心底,只剩下纯粹的温暖,与宁静。有这样的日子,有这样吊锅米酒的日子,也挺好。人生,还奢求那么多干什么呢?

窗外,雪似梅花,梅花似雪,似和不似都奇绝。窗内,对酒当歌,人生几何?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是的,看着土吊锅——盛开在火塘里花朵,捻指,举樽,呼三喝四,不醉不归,任凭光阴在火塘写下许多有滋有味的故事,任凭许多有滋有味的故事在土吊锅里沸腾、升华吧。

  评论这张
 
阅读(18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