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让黄冈文脉耀眼历史天空  

2014-03-24 13:31:41|  分类: 精典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让黄冈文脉耀眼历史天空

——《宋词黄州》歌词赏析

《黄冈日报》记者  伊汉波

 

       说黄州,必有宋词。说宋词,必有苏东坡。黄州、宋词、苏东坡;一地、一时、一人;天逢时,人遇境,成就了中国文化一部精髓。在东坡仙去千年后的今天,由黄州人许晓武填词、胡耀武作曲,合璧《宋词黄州》,影响了中国。

       《宋词黄州》一歌,我一听茫然,二听倾心,三听入情。歌词大有《阳关三叠》古风古韵,亦如“千巡有尽,寸衷难泯,多少杯美酒也有喝尽时,可心中的感伤却永不泯灭。”啊!寻寻觅觅,一梦千年,缘来缘去,缘在黄州。

       我佩服《宋词黄州》曲作者,几声梦境般的轻轻弹奏,让人荡气回肠。紧接排山倒海气势,呼出长长几声“啊”的忧伤,去咏叹三国烽烟。正欲烈火高燃,战鼓铿锵,突然又两下清脆琴声,将时空迅疾滑进幽怨咿呀的大宋王朝:“赤壁矶头浅沙洲,停泊你一路辛劳苦愁”。悲悲戚戚,暮霭沉沉,其意境与铺垫,颇有嚼头。再看那一火一水,灼热骤冷。昔日箭镞飞扬的赤壁古战场,今已变成浅浅沙洲。尤其英雄远去,悲情走来,落泊的苏东坡,空负傲骨,爱恨踯躅,却风雪兼途。他苦累交加,他愁不尽那青云壮志,一夜间竟都随不息的江水向东流。他一步三叹六摇头:“昔日的黄尘古道啊,成了我停泊的人生驿站。”

       初到黄州,风紧,雨寒,屋破,天涯沦落。但环境再艰苦,人情再淡漠,都不足以磨灭一代才子心中的冲天志向。遭遇尘世间的沙尘暴,政治上的雾霾,苏东坡晕头转向,不明就里:“曾将世事问青天,不知明月几时有。”词作者暗示,青天在上,明月轮回,谁叫你名满天下,才华外露,这本足以让人对你产生妒嫉,而你偏又惹是生非,气傲斗牛,死守个人观点,不肯与人合污同流:“拣尽寒枝不肯栖”。时世造就人,个性也决定人。没杀你,皇家大院已为你开了后门。若遇三国曹孟德,哼!断然与杨修一样,命早休矣,还想去举杯邀明月?

       百无一用是书生,但书生有名气、有人脉、有学识,不管到了哪里,总有人愿伸援手,寄予同情。西出阳关有故人。作者借风流徐太守、老友陈季常、酒商潘彦明、药商郭兴宗、孝子朱寿昌等不同路数之人口相劝苏东坡:“平平仄仄人间路,你要慢慢走。”你手无缚鸡之力,肩没担水之劲,你就继续爬格子、咀嚼你平平仄仄爱好吧。但这平仄之路,可务必小心,细思量,慢点走,政治上莫糊涂,法律红线别再踩。这是黄州人的同情,这是一方水土的关照。“吴腔楚语一声问候,温暖了胸口。”一声声不欺生的问候,虽比眉州老家少了浓烈的鼻音,甚至时有听不懂,但语气轻声,眼神友好,让苏东坡那拔凉拔凉的心得到温暖。人遭难时,就是讨饭的对你点头,都会感激。这一劝一叹,既表露黄州虽属蛮荒之地,但人心善良,性情敦厚,官民不欺。又和盘托出苏东坡那心怀感恩的真情实感。

       人世间的一切由来,都有其渊源与定数。正所谓有因才有果,有天才有地,有你才有我。这不是佛法所致,而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缘”由所在。因果是缘,天地是缘,你我是缘。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也难逢。为什么历史偏偏在宋朝这个节点,苏东坡被贬黄州?时间、地点、人物,宋时、黄州、苏东坡,三者之缘,属天地撮合,历史杰作。如是,词作者感慨:“千年一份缘,有缘才聚首。”缘分到了,谁也挡不住。谢天谢地谢缘分。时逢大宋,黄州迎来了东坡这位命运多舛的天下大才子。

       许晓武写到这,满怀真诚地代表千百年来的黄州人,给苏东坡致以深深的一谢:“你是流放的宋词,我是幸运的黄州。”你才高八斗,学富五车;你提笔就是诗,张口就是赋,但真正让你跃上中国诗词巅峰的,正是在黄州。蛮荒、悲情、贬谪、磨难,或许正是成就流放宋词的有效途径与必然要素。《寒食帖》,若是换了时空,恐怕难以惊世。而你的流放,也给黄州带来了中国文脉;你那流放的宋词,给黄州注入了千世难泯的文化。黄州,成就了宋词;宋词,举高了黄州。宋词流放黄州,是黄州的幸运。从此,蛮荒之地也萌发了中国文化高地之梦。黄州是福地。黄州感谢你!

       笔行下半阙,笔调、心态、用词、意境,全然一新。尽管现实中还有很多的无奈,但大自然的一切不会因人的情绪改变而改变。“适者生存”,皇亲百姓都一样,苏东坡何尝不知?又如是,作者交待:“东坡飘香稻粱熟,忘却了平生功名利禄。”赤壁边,东坡地,锄头镰刀雨蓑衣。再看那古往今来,多少金戈铁马,宦海情场,就是那撑着伞,在小雨里摇船听戏,那些所谓的悲欢离合、回不去的曾经,不过都是“戏台上的一颦一笑、一嗔一喜。”心想通了,精神爽了,自然也就“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 一蓑烟雨任平生。”尤其“忘却了”,犹似“俱往矣”,将苏东坡那搏击风雨、笑傲人生的轻松、喜悦和豪迈之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哼来常常使人心胸舒阔,块垒全除。

       三国雄风,无疑是苏东坡笔下厚重的墨迹:“闲说天下英雄事,故垒西边大江东流。”千年前,苏东坡笑谈三国羽扇纶巾。千年后,许晓武纵论大宋文豪东坡。这是后人对前人的追思、敬慕、赞叹,更是黄州人对苏老夫子的一种祭拜。千百年来一杯酒,英雄仰俯天地间。苏轼毕竟是苏轼,他没像南唐李煜那样沉溺苦海,自伤心志,而是将自己投进整个江山历史中进行观照:“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粗犷、沧桑、悲怆、激热。脂粉间的轻甩水袖顷刻转为“关西大汉执铁板”的高唱。人活到这一步,志薄云天,气撼九洲。真可谓世间多少事,几度夕阳红。笑看庭前花开落,云聚云散亦英雄。

       “清风相约一壶酒,只问春种秋收。”词作者从流放的宋词中,看到了东坡那“君子坦荡荡”的情怀,看到了他那“当下即是”与“看穿顺逆”的超脱达观人生哲学,便以拟人笔法素描,喜看清风邀我,任由明月传情。尤其在追怀历史往事时,怀揣一壶老酒,掇上几块烧肉,一边凝视滚滚东去的江水,一边独饮纷扰世间的一切。借古思今,百感交集,肠回肚转:“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算了吧,时空上下几千年,情仇绵亘数万里。担当生前事,何惧身后评,酒一杯,醉几回。梦醒时分,只问春夏秋冬时,我那五十亩地的稼穑如何?意境深,趣味浓,又不失大体。

       文行到此,作者将笔锋向上一扬:“长歌短调山水悠悠,故乡是黄州。”苏东坡被贬黄州,并非一人吃饱,全家不饿,亦非冷火湿烟,夜半独居招待所。而是身边不离亲朋知音,尤其在他即将知天命之年,年轻的朝云又为他添生一子。这暮年得子,岂能不喜?其“雪堂”境况,又焉能不是一个“府第之家”。他把黄州当家,更何况官场照顾,友人常访,还有那红楼酒肆频频相邀。朝阳夜雨,春花秋月,采风写诗,喝酒哼曲,长歌短调,山水悠闲,如此滋润的日子,自然乐不思眉州。常言道,有女人就有家,是家就是故乡。娇妾稚子好家室,亲朋良友常相顾,在东坡心里,黄州早已不是他乡,而是割舍不下的故乡。“故乡是黄州。”点睛之笔,说得太好。既然是故乡,终有离开一日,这也为后来离开黄州埋下了伏笔。

       仰问苍穹,宋词究竟为何遗爱黄州?笔者重复中华民族几千年的风俗回复:“千年一份缘,有缘才聚首。”这不仅仅是为了呼应前阙,而是用事实再次印证黄州与苏东坡之间真的有缘。“一词二赋寒食帖”,让黄州、宋词、苏东坡,一起登上中国文化巅峰。虽说东坡贬谪黄州,是中国文化里的一段悲情文脉,但更多的则是体现了时世造就人文。这段悲情文化,千年一缘,万古不朽。今天的遗爱湖,就是被物化了的宋词。今天黄冈的“双强双兴”,亦是对宋词的张扬。黄州之所以称之为“千年黄州,”其实也就是中国文化里的一种精神寄托与瞻仰。这种精神寄托与瞻仰,让世世代代的黄州人,骄傲、自豪、风流,“千古江山,有我黄州一画!”这就是亘古难改的一份缘,一份文脉、人物、时空的撼天聚首。

       初识许晓武,感觉坦率,真诚,豪放。他写出如此缠绵婉约且不失豪放粗犷的歌词,应得益于苏老先生情韵的浸润,黄州绝好风水的抚拂:“你是豪情的宋词,我是多情的黄州。”这虽有强烈的家乡观念,浓厚的区域意识,但彰显了家国一统的民族情怀,中国风尚。从流放的“寂寞沙洲冷”到豪迈的“大江东流去”再到中国文化高地。真是红尘梦入安国寺,豪情风送文峰塔。称多情,无疑表明黄州对苏东坡来说,有深深的难舍之意,但天下宴席终有一散。人要走了:“坐见黄州再闰,儿童尽、楚语吴歌。山中友,鸡豚社酒,相劝老东坡。”聚散皆是缘,离合总关情。官朋、文友、邻里、乡亲、兄弟,还有那“恰似西川杜工部,海棠虽好不题诗”的李琪,一切尽在不言中。交心情深,别离难忍:“他年一叶泝江来,还吹此曲相迎饯。”作者最后一句“我是多情的黄州。”说得多好啊!黄州,不能缺失苏东坡;苏东坡,黄州永远怀想你!

       纵观整首《宋词黄州》,音调悠扬,节奏如潺潺春雨,平和、洒脱、宁静,充分展示了黄州是中国文脉中被填满了优雅咏叹的宋词,因而获得湖北省第十五届“楚天群星奖”、第十届“中国艺术节”优秀演出奖。

       赤壁战火的硝烟早已散尽,东坡文豪的身影也已远逝,但他们给福地黄州所遗下的浩然精气神,将随着《宋词黄州》的传唱,更加耀眼在历史的天空。

 

       链接:《宋词黄州》

       作词:许晓武 作曲:胡耀武

 

赤壁矶头浅沙洲

停泊你一路辛劳苦愁

曾将世事问青天

不知明月几时有

平平仄仄人间路

你要慢慢走

吴腔楚语一声问候

温暖了胸口

千年一份缘

有缘才聚首

你是流放的宋词

我是幸运的黄州

东坡飘香稻粱熟

忘却了平生功名利禄

闲说天下英雄事

故垒西边大江东流

清风相约一壶酒

只问春种秋收

长歌短调山水悠悠

故乡是黄州

千年一份缘

有缘才聚首

你是豪情的宋词

我是多情的黄州

 

让黄冈文脉耀眼历史天空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评论这张
 
阅读(28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