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历史罗田:西风猎猎笑狮山  

2015-01-31 11:39:15|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历史罗田:西风猎猎笑狮山

茶熟烟清


       温煦的冬阳,在渐近山脚时,却蓦地消散了。登临笑狮山,山谷间隐隐地掠起了阵阵西风。走在这曾经枪炮声声的山凹,耳听着同行者讲述战火纷飞的往事,一刹时,那些早已沉淀在地底的历史尘埃,仿佛都裹挟在这穿越时空的风里,扑面而来,吹开衣襟,猎猎翻飞!

       笑狮山,原名泗洲山,东距罗田胜利镇两公里许。在苍莽的大别群山之中,这座海拔不足四百米的小小山丘,相较于高耸入云的薄刀峰、天堂寨,可谓是毫不起眼。然而,在第二次国共合作统一抗战时期,被誉为北伐与抗战“钢军”的国民革命军主力第七军曾驻防此地、阻击日寇数年,有北伐名将、抗日勇将之称的国军中将张淦及其部属题咏明志、勒石山中,那些国仇家恨的悲愤、誓死抗战的豪情、枪林弹雨的搏击,乃至于烈士的热血、志士的坚毅、勇士的胆色,带着万古不磨的雄浑气质,给这座小山贯注了激昂慷慨的精神高度,使得它足以匹敌一众名山。

       从笑狮山的南面上山,穿过一片松林,山腰处便是第七军营盘旧址。七十余年过去,将士们厉兵秣马的呐喊之声已随风远逝,昔日的排排兵舍今已荡然无存,但在山间层层的田地石基与一处突兀的防空洞上,还依稀能辨识出往日战火硝烟的痕迹。所幸的是,营盘左侧的石壁上,将军手书镌刻的“笑狮山”三个遒劲大字,以及“喂,睡狮醒了,不但醒,而且笑矣”“桂林张淦”的题款,还有一首《笑狮山五古》——“瑞狮踞重台,沙河会玉阶。丛山镇江夏,峻岭接仙岩。金龟锁西隅,木马守东斋。青天现白日,仰笑何壮哉”,至今仍然入石三分,久经风雨而愈见苍古。

       听当地乡人讲述,1938年秋,第七军在经淞沪会战、台儿庄战役、武汉会战后,留驻大别山一带抵御日寇。在广西陆军速成学堂与李宗仁同窗的桂系骨干将领、有风水之癖人称“罗盘将军”的军长张淦,驻军胜利镇,远眺泗洲山,见山形如狮,遂迁军部于山中,并改山名为“笑狮”。当年张淦就常坐“笑狮山”石刻处,督兵操练、点将出征,指挥所部狙击日军滕田师团进犯,在罗田独松树、濛濛山、步兵河三战连捷,迫使日军龟缩在鄂东沿江据点,未敢轻动。自此而后,张淦晋升国军中将,率部参加宜枣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累迁至集团军副总司令、兵团司令。

       为考证这一段史实,我曾翻阅了大量资料,了解到张淦后来在解放战争中被四野生俘于广西博白,最终病逝于北京功德林。张将军的一生,有功有过,但历史的是非功过,都不容抹杀。在家国危乱、民族存亡之际,统一抗战之时,将军与所部第七军将士,敢抛头颅、浴血抗战、同仇敌忾、共御外辱,其时的豪情壮志与伟烈丰功,亦足以令后世景仰而怀慕!听闻近年,笑狮山石刻群已被列入“湖北省重点文物保护”,当地也正在多方筹资修建公路,意图将此地建成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实为幸甚!

       自营盘旧址蜿蜒而上,看过一处《滕家堡偶占》的石刻七绝,遥望山顶,一方巨石矗立山巅,巨石之上,“吼散倭氛”四个隶书大字,赫然映入眼帘。攀至石侧,可见引首处刻有小字“倭奴以中国为睡狮可欺,岂知狮已醒,一吼而倭氛散,一搏而倭奴灭,倭奴倭奴,死无噍类矣。辛巳仲春(1941年)”,落款为“容州凌压西”。凌压西,字剑南,广西容县人,其时为国民革命军第八十四军中将副军长,解放后历任广西政协委员、自治区政府参事。

       登上石顶,伫立遥望,西风猎猎,涛走云飞。山之南北,崇山峻岭,延绵天际。向东,胜利镇近在咫尺。这吴头楚尾、皖鄂两省金罗麻三县交界的小镇,地处要冲,自明代即设堡屯兵,原名屯兵铺,又名滕家堡,历来是商旅要道、兵家必争之地。太平天国的英王陈玉成部、燕王秦日纲部,红一军、二野六纵、鄂豫军区都曾在这里设立过指挥部。向西,胜利河、固基河奔涌而下,三面环山,会于山脚下的两河口,扼守笑狮山,趁陆路崎岖行军不便,凭高固守,尽可阻截沿河而上之敌。由此看来,所谓张淦将军“善相风水”,自然也包含着军事地形学上的认真考量!

       从“吼散倭氛”石刻往西,绕过一座山间小庙,庙后即为山的至高点。一块数十立方的巨大花岗岩石,兀然雄踞于此。石之北面,刻着张将军手书 “笑看乾坤”四个气势磅礴的苍劲大字,款识为“己卯孟冬(1939年),济公”。“济公”——是张淦将军的号。在这山之高处,虽然岁月的风尘,早已将石刻浸成黝黑,点点苍苔布满了巨石表面,但凝眸刻字、放眼群山,在冷风中俯视河滩,遥想当年国民革命军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亲赴两河口检阅第七军将士,“落日照大旗,马鸣风萧萧”的壮观场景,那种着眼乾坤、意济苍生、气吞万里如虎的超迈之慨,油然而生!

       笑狮山不高,却有山魂,故老相传,颇多灵异。行走在山脊,见有硕大怪石,依山斜耸,历千年风雨而巍然不动;有六百余年木犀树,经兵戈战火而繁茂依然。更可奇处,山顶上一块高高隆起的大石中间,一株柏树竟生生挤开石头隙缝,在几近无土的环境里,任寒冬酷暑、雪霜雷电的摧逼,却兀自顽强生长,不弯、不曲、不折、不挠,树杆劲挺,傲然苍翠在猎猎西风之中!

       我来此山,恰逢又一个甲午年岁暮,距惨烈的中日甲午战争正好是一百二十周年。也许是因为从军多年,习惯于居安而思危,回想百年以来,国受欺凌、生灵涂炭、哀鸿遍野的悲辛往事,一桩桩、一件件涌上心头……静坐石上,游目四顾,我无从判断,这棵柏树,倒底是来自偶然,还是当年的抗战将士亲手所植?但我知道,山水有灵,让这松柏常青,岂不正好昭示——我堂堂中华、巍巍华夏,大好男儿,铁骨铮铮,其浩然之气、凛然之风、不屈之魂,就如这松柏一样,将历千万纪,与天地同久,共三光而永光!


历史罗田:西风猎猎笑狮山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历史罗田:西风猎猎笑狮山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历史罗田:西风猎猎笑狮山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历史罗田:西风猎猎笑狮山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历史罗田:西风猎猎笑狮山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历史罗田:西风猎猎笑狮山 - 三里畈文化站 -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