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周锡恩与张之洞师生关系破裂小议  

2015-03-04 13:26:17|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周锡恩与张之洞师生关系破裂小议

水月主人

 

 

罗田籍晚清翰林周锡恩,一生只活了四十七岁,生前经历坎坷,遭遇悲凉,死后家族萧条,后嗣无人,其著作也杳然难寻,以致其行实虽然传闻不少,但难寻确证。特别是他与恩师张之洞的关系在数年之间由热变冷,在令人唏嘘感叹之余,也存有不少的疑问。这里仅就相关资料所及,略作探讨。

作为晚清重臣、洋务派首领之一的张之洞,曾于1867~1873年出任湖北学政。后来又在1889年7月调任湖广总督,督鄂17年,在湖北建树卓著。而对于周锡恩来说,既有知遇之恩,更有师生之谊。出于对教育培养人才的重视,抵任湖广总督后,即请周锡恩出任黄州经古书院山长,并聘为尚未建成的两湖书院教习,此后不仅经常诗词唱和,且互致馈送,因张之洞字孝达,周锡恩在诗文中均称之为孝达师。但是,据周锡恩学生王葆心的挚友武汉人刘禺生《世载堂杂忆》记载,张周师生之谊最后破裂,主要缘于两件事:一是张之洞五十五岁寿辰时,周锡恩写了一篇寿序祝贺,就在张之洞对宾朋夸赞学生好文笔时,却被幕下文案赵凤昌指出是抄袭龚自珍的《阮元年谱序》,于是被疑为欺张之洞不读书而为其所怨;一是大理寺卿奏参张之洞“辜恩负职”以致被谕旨严查,其参摺因文笔出众,且事涉湖北之事,所以就被传为出自湖北周翰林之手。其时湖北两周翰林一为天门人周树模,一为罗田周锡恩,先是传为周树模,后来却被疑是周锡恩报复赵凤昌所为,并且赵凤昌所写自述亦指为周锡恩。实际上,就《世载堂杂忆》通篇来看,虽然刘氏所处时代甚近,但因是后来据记忆写成,记载人事及时间时有张冠李戴之误,其中不少已为是书点校者所指出。就记载张周龃龉来说,如果细加考证,也大有可疑之处。

其一是因寿文引起的矛盾。《世载堂杂忆》载:“光绪十七年,之洞五十五岁,两湖书院行落成礼,八月初三日,为之洞寿辰,鄂中人士,属伯晋(锡恩字伯晋)撰文寿之洞。……之洞大为激赏……时机要文案常州赵凤昌在侧曰:此作似与龚定盦集中文相类。之洞闻言,于暇时翻阅定盦文集,得阮元年谱序,与伯晋所撰寿文,两两比对,则全钞龚文者三分之二,改易龚文者三分之一,而格调句法,与龚文无以异也。……默然长吁曰:周伯晋欺我不读书,我广为延誉,使天下学人,同观此文者,皆讥我不读书,伯晋负我矣,文人无行奈何,非赵竹君(凤昌字竹君),尚在五里雾中……自是日与周远,几至不见,竹君遂宠任有加。伯晋假满入京,之洞无甚馈赠”。

考其事实,可能与上述不尽相符。周锡恩所写寿文,有模仿龚文痕迹,可能是事实。因为“盖阮芸台(阮元号芸台)生平官阶、事业、学术、政治、设海陆军,皆与之洞相似。”将张之洞比之阮芸台,既合乎情理,思路和文笔也难以完全避开,看着相似实有可能。但据看过这两篇文章的陈春生教授博文中说“抄袭之说很难成立,最多只能说是套用一些客气话语而已。”至于“日与周远,几至不见”,也不是事实。据光绪十七年周锡恩所写《乞张孝达师书传鲁堂额而贽之以诗》和次年所写《谢孝达师赐书堂额》可知,周锡恩写诗请张之洞为其新落成的“是园”题写“传鲁堂”匾额,张之洞写成于次年给周锡恩,故锡恩写诗致谢。而且就在这次年的光绪十八年,周锡恩有诗《献孝达师枇杷藉以鲞鱼二首》、《谢孝达师为拙制诗制序二首》、《两湖书院二首呈孝达师》、《奉酬孝达师枉谢鸡毛笔原韵》、《谢孝达师赐大冶梨》、《孝达师生日以叶东卿志诜寿字汉长生无极瓦砚为寿》,可谓笔者所知的张周酬赠最密、锡恩为之写诗最多的年份。仅由周诗可知,这一年周锡恩先后向张之洞敬送了枇杷、黄州鸡毛笔、瓦砚以及大量诗作;张之洞除将所写“传鲁堂”额赠周之外,还为周锡恩《传鲁堂诗集》题写了序言,赠送了大冶梨,还就周锡恩送鸡毛笔和上海三白瓜回赠了诗作。其中,在《传鲁堂诗集序》中对周锡恩才华推奖备至:“若夫才调风发,而天性笃厚,哀乐纯至,足以感人,是则以前作者所难兼,尤其可贵者也。今二十年,江汉人才为盛,博学雅才,余识其大半,殆罕有能先于伯晋者矣。”至于“伯晋假满入京,之洞无甚馈赠”,本来馈赠有无,别人不知;即使真的“无甚”,也不能作为两人谊断的证据。由此可知,张之洞对于周锡恩“抄袭”别人写寿文给自己,可能并没有十分介意,只是姑妄听之而已。

第二件事是徐致祥奏参张之洞一案。此事发生于光绪十九年。其事最早见于《光绪朝东华录》,“十九年癸巳,春正月,乙未朔……戊申,谕军机大臣等,有人奏疆臣辜恩负职据实纠参一摺,湖广总督张之洞自移督湖广以来,改办炼铁并开煤铁各矿,乞留巨款,轻信人言,浪掷正供……著刘坤一按照所参各节确切查明,据实具奏……”“又谕,有人奏疆臣辜恩负职据实纠参一摺,据称湖广总督张之洞……等语,著李瀚章按照原参各节,确切查明据实具奏……”后经刘坤一、李瀚章查后覆奏“均系传闻之误”,光绪帝仅将佐张之洞幕的赵凤昌“著即革职,勒令回籍,以肃官风”,而对张之洞“办事尚属认真”给予了肯定,只在上谕中勉励了一番。这两个上谕均未指明是何人所奏,但在是年夏四月戊辰日上谕中称“前据大理寺卿徐致祥奏湖广总督张之洞辜恩负职”,即点明奏参者为徐致祥。说起徐致祥,与张之洞倒是确有一段“奇缘”。据刘禺生《世载堂杂忆》说,张之洞十六岁(时咸丰二年)时入京考北闱乡试,作文题目为“中庸之为德也其至矣乎”,得中解元(即乡试第一名),但会试却没考中,而直到同治二年癸亥科殿试被点探花。而徐致祥在咸丰九年己未科中顺天乡试举人后,于咸丰十年庚申科联捷中会元(是科及前科,张之洞均因避考官为族兄张之万而未赴试),而徐致祥中会元(即会试第一名,会试之后还有殿试,考中即为进士)作文题为“大学之道”,徐即全篇三分之二为钞套张之洞乡试中解元之文。因为凡是中元(会元、解元)诗文,朝廷都要颁刻发布供士子学习,所以徐致祥钞套张之洞八股文之事迅速传遍京都及各省。由于徐致祥考中会元在前,张之洞考中探花时,徐致祥已在翰林院,是张之洞的前辈,但因为钞袭文章的原因,徐致祥总是刻意避免与张之洞相遇,“出入易道,讌饮不同席”。有次有人搞了个恶作剧,在宴会通知名单上,请张之洞的不列徐致祥,请徐致祥的不列张之洞,结果两人不期而遇,“季和(徐致祥字)大窘,之洞谈笑自若也”,入座时,徐致祥作为前辈本应作首席,结果谦让一番后让张之洞作了首席。此后每逢有宴会,徐致祥都要先侦察张之洞没到时才赴会。所以,这次徐致祥奏参张之洞,时议为以怨报德,忘记了自己中会元抄套张之洞文章的时候。

徐致祥奏参张之洞文章较长,既说张之洞任两广总督时之骄泰表现,如不接见司道官员,不管属员之勤惰,所任非人,以及“兴居无节、号令不时”,“借端罚捐”,“恣意挥霍”等等,也举报了张在任湖广总督时“迄留巨款”、“轻信人言”、“浪掷正供”、“刬削元气”、“逞臆妄行”等等。这些后来经刘坤一、李瀚章调查,“均系传闻之误”。所以后来朝廷在处理上只是将张之洞的幕僚赵凤昌革职了事。但是正因为查处了赵凤昌,而赵凤昌曾指出过周锡恩抄袭龚自珍文章的事,涉嫌报复,所以时议就疑为是周锡恩所为,特别是赵凤昌更一口咬定了是周锡恩的手笔,而张之洞也就对此将信将疑。

实际上,由《光绪朝东华录》记载光绪十九年正月戊申日(正月二十四日)上谕可知,徐致祥奏参张之洞最晚也在此日之前,而在周锡恩《传鲁堂诗二集》中载有他写给张之洞的《主客行奉孝达师》诗。这首诗以主客之间因“百蚁”聚钻堂栋要不要缮治而辩论立意,除暗示国家有“百蚁”为害之外,似乎也可理解为暗指主人堂栋上有害虫,亦即有小人为害之意,是否影射了赵凤昌之类也说不定。但无论怎么说,周锡恩既然还写诗奉其孝达师,可见对张之洞还怀有深情,并且将恩师作为交流思想的知己,如果其中还将“百蚁”喻为赵凤昌之流的话,甚至还有提醒和规劝之意。在《诗集》中,这首诗排列在《上辛日恭送圣驾祈谷》一诗之后,可知这首诗最早应写于正月初七(《清实录》(光绪)十九年癸巳,正月……辛卯,祈谷于上帝,上亲诣行礼)之后。可想而知,周锡恩怎么会像徐致祥那样以怨报德,诬告自己的恩师呢?据《世载堂杂忆》所载,说参稿出于周锡恩,除了是为报“赵竹君东门之役”之外,还有一个根据,是“周锡恩在京少往还,独与徐致祥过从甚密”,这话也十分不靠谱。实际上,从现存周锡恩诗文赠答来看,周与徐没有任何往来,看不出“过从甚密”的迹象,而且周锡恩也不是“在京少往还”,仅他假满抵京后即“复举旧约”与原来所结的“雪初吟社”成员余联沅、张亨嘉、丁仁长、陈荣昌等相聚赋诗,与陈宝箴之子任吏部主事的陈三立也有诗歌唱和,可见周锡恩除了徐致祥之外,“往还”实际并不少,因此说周锡恩参与了徐致祥奏参张之洞,实在是一个天大的冤枉。但是,令人不得不承认的是,在笔者所看到的周锡恩《传鲁堂集》中,在那首《主客行奉孝达师》之后,再也看不到周锡恩写给张之洞的诗了。可以猜测,张之洞很可能相信了传言,终于疏远了周锡恩。而作为很有个性的周锡恩,虽然满怀委屈,但在难以置辩的情况下,或许也再无法趋奉恩师了罢!当然,作为爱才惜才和深具气量的张之洞,在过了若干年周锡恩去世之后,仍然还会经常记起这位才学卓异的得意门生。《世载堂杂忆》载:“之洞六十九岁生日,《奉答柯逢时诗》:‘汉柳成阴三十秋,当时贤士与吾游。早闻天骥行千里,争使迕生不白头。日下黄垆怆嵇阮(注:旧日门人卓卓者如周锡恩、杨毓秀、张荣泽、张士瀛、王万方、黄良辉、潘颐福、黄嗣翊等皆下世),湖寻画舫愧苏欧。暧姝自抱薪穷感,今日干城在五洲。’当日寿筵中,之洞仍对柯逢时中丞感叹伯晋才情不置。”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