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有感于陈春生和王磊光  

2016-03-04 17:15:22|  分类: 小说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有感于陈春生和王磊光
周义涛

 

陈春生和王磊光是从罗田走出的两位文化名人,陈春生是江西赣南师范学院文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王磊光,上海大学文化博士在读。
       初始知晓陈春生教授是前几年在罗田大别山网,那时候,陈教授发了《周锡恩卷》里面的一章,阅读以后觉得陈教授的文章考证详实,真实可信,对周锡恩的生平记述和性格分析理性而且全面,让人生出许多感慨。后来陈教授在罗田两个论坛接连发了很多帖子,他的这些文章使他的人生经历和人物形象在我的心中逐渐清晰和丰满起来。
       陈教授上世纪60年代出生在罗田石源河,经历了那个特殊年代的贫困和饥荒。因此,童年和少年时代,故乡留给他的记忆就是:贫困和饥饿。记得他在许多文章中回忆了无米下锅,向人借;父亲当小队队长,怎么样和县里讨粮食,怎么样送两升米到舅父家(罗资艳)帮助舅父家渡过难关等诸多情形。我在阅读这些文章的时候,想起了路遥的《在困难的日子里》,那些回忆深深根植在作者们的心中,也深深地珍藏在那一整代人的心灵深处某一角落,不会因为年代久远而选择性的遗忘。
       故乡曾经贫穷,但是教授觉得故乡的人很勤奋。当年在毛泽东时代,人人战天斗地,其乐无穷。栗子坳改河,就是一项巨大的工程。教授回忆了当年改河道,全县人民做出的不懈努力和石源河人民做出的无私奉献。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河道里的石头依然突兀而杂乱,但是当年的河床已经厂房林立,步入了发展的快车道。在这些回忆文章中,鲜活了许多面容:县委书记文长福、教授的父亲、教授的母亲、还有石源河的村民,这些形象似乎穿过层层光影,在悠悠岁月中亲切地向我们慢步走来。
       求学经历是教授心中愉快的记忆。教授回忆了石源河中学、三里桥中学、罗田一中,黄石师院、武汉大学。学生时代,生活是清苦的,但是那时候农家孩子为了理想勤奋读书考学却是一代人的梦想。但是当年有许多人由于家庭条件的限制或是家长对读书认识的不足,导致拥有良好智商的许多农家子弟荒废了学业,留下了无尽遗憾。教授无疑是幸运的,所以教授感恩父母,感恩当年的老师。三里桥中学的陈中原老师、武汉大学的陈教授都成了教授笔下的回忆。
       “ 什么是故乡?故乡就是有着共同记忆的土地、有着相似的生活细节和彼此相熟的人!”这是陈春生教授在《在论坛里找到了一位同学》里写的一句感悟,被网友们点赞为“对故乡的准确定义”。教授的文章中描述了许多故乡人,透着浓浓的故乡情。同学黄新德,妹夫潘建新,师院罗田师妹小薇,他们或聪明,或憨厚,或漂亮,都给读者留下了深刻印象。
        如果说陈教授的文化散文以朴实见长的话,那么他的文学评论就显得很专业了。教授写了很多文学评论文章,一系列“浮光掠影看罗田文坛”,不仅点评了每个人的文章优点,还指出了改进的地方,不仅文字表述准确,还为大家普及了一些文学专业知识。教授在文学评论上的造诣和对评论语言的驾驭让人望其项背并心生羡慕。
        故乡的山水,故乡的人物,故乡的亲情,故乡的变化是陈教授讴歌的旋律。而教授把对故乡的宣传当做自己的责任,并希望为此做出努力,这一点让家乡人最为感动并致以谢意。                                       
       王磊光比陈教授年轻多了,他出生在80年代初的北丰大雾山,——那个“岭上桐华处处开” 的地方。
       知晓王磊光,并不是因为《返乡笔记》。十几年前在办公室里见到一本我县中学校刊,上面有一篇文章是写他们学校的生活的,文笔老到,引起了我的注意,一看作者:署名王磊光。后来在一些刊物上不时见到他发表的文章,知道了他的进步:高中毕业到西部上大学,毕业返乡在麻城一中任教,后到上海大学读文学硕士,博士。2015年因《返乡笔记》出名,赴美国留学一年。
       王磊光博士和陈春生教授先是网友,后来是朋友。曾见过陈教授写过王磊光到赣南去见他的情况,也见过王博士为《周锡恩传》写的书评。尽管陈是前辈,王是后进,但两位是朋友,相互欣赏,心心相惜。
       大雾山是北丰的北极,曾经山高水远,林密沟深。八十年代,贫瘠的大雾山留给王磊光博士的童年少年记忆大概就是贫困了。《水边纪事》便是这种记忆的真实写照。读来让人感慨唏嘘。而那篇关于民办老师周老师的文章则展示了农村民办老师生活的艰难和他们为了教育作出的无私奉献。这些文章都反映了王博士的民生情怀。
       我记得上海大学王晓明教授是王磊光的导师,曾在2004年来过罗田,写过一篇《L县见闻》,文中描述了肖家坳白庙河、三里畈等地当年的农村现状,透出许多对农村未来的担忧。王磊光是做文化研究的,显然受了王晓明教授的影响,王磊光的许多文章中谈到导师王教授来罗田和《L县见闻》。近几年他从自己的视角出发,也写了很多对农村的忧虑,他试图分析找出农村现状的根源,并找到改变这种现状的方法。在他的笔下,农村某些方面的萧条和破败、精神文化的没落、人情的淡然,知识的无力,让他困惑。他试图以自己的文章唤起人们和政府的注意,并加以改善。
      “我的家乡在罗田,那里拥有天堂寨,我希望人们谈到我的家乡时,说我的家乡很美,而不是很穷。”王博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达的心声彰显了他改变家乡的责任感。          
       王博士和陈教授最近的文章《返乡笔记》和《家在栗子坳》,都描述了罗田今日乡村。由于两人的年龄和经历不同,得出的结论有些差异。实际上陈教授的文章是对王博士的补充。"今日乡村,没有我们想像的那么好,也没有想象的那么坏。”现代农村的确在经济、环境、生活方式等很多方面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有了长足的进步。关于文化、风俗、精神生活也与过去不可同日而语。但是王磊光笔下乡村的萧条破败、熟人社会的解体等等也确实存在。实际上两位在各自文章中的对农村的不同描述在今日乡村是平行存在的。
       社会在进步,农村变化巨大,农村也在进步。当然,农村也有些方面在萧条,在破败。   
      “什么是故乡?故乡就是有着共同记忆的土地、有着相似的生活细节和彼此相熟的人!”
       我的家乡在罗田,那里拥有天堂寨,我希望人们谈到我的家乡时,说我的家乡很美,而不是很穷。”
       家乡是在外游子们心中最柔软的地方。描写家乡,推介家乡成了两位学者共同的研究内容。陈教授和王博士不遗余力的发表研究文章宣传和研究家乡,是源于他们心中的故乡情怀,我们作为在家乡工作的罗田人民,应该为他们做出的努力表达我们的感谢和敬意。我们应该该向他们学习,让这种努力不断传承,生生不息。
       一个地方没有英雄不可悲,但如果一个地方明明有英雄却不知道歌颂,那就是可悲和遗憾的。如果说天堂寨和薄刀峰是我们罗田的自然资源的话,那么陈春生教授和王磊光博士这样情系家乡的学者就是我们罗田的文化资源。文化资源就是家乡旅游和经济发展的名片。家乡政府应该珍惜和重视这样的宝贵资源。
         相信两位家乡的文化人一定能够发挥“文学的社会功能”,促进家乡的全面发展。
          向陈教授和王博士问好。



 

  评论这张
 
阅读(12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