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湖北省罗田县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

传播中华文化 建设美丽乡村

 
 
 

日志

 
 
关于我

三里畈镇宣传文化站创建于1950年。1998年被省文化厅评为全省山区特级文化站。 2003年被中宣部列为全国百县千乡宣传文化站。其宣传文化、群文体育、文学创作为文化站的主要特色。

网易考拉推荐

“渐行渐远”的故乡  

2017-02-12 19:18:50|  分类: 精典网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郑能新

 

 

    我只有把它们尽情地展现出来,如同“清明上河图”一般全景式、立体、真实地再现故乡地坪河流域的风土人情、生存状态、时代变迁和整体风貌,让人通过一个个生动的故事、鲜活的人物随着作品中的点点滴滴,去体会去追寻那种刻骨铭心的乡愁。

    有一段时间,我老是梦到一个相同的主题——故乡。故乡的山水风物,故乡的亲人朋友,还有故乡的传奇故事,它们从历史的时空隧道穿越而来,树根一样盘桓在我的脑海,或真实清晰,或虚幻朦胧,或荒诞不经,有的近在咫尺,有的远隔天边,有的百思不解,让我不管是梦中还是醒来都无法释然。我曾无数次作过这样的猜想:是茫茫上苍昭示不要与血脉相连的故乡疏离?还是冥冥之中亲人故旧与我的温情羁绊?亦或是人过中年所特有的一种怀旧情结?

    就在我无法准确定位答案的时候,读到了儿子博客上的一篇短文:“每年的清明,爸爸总是要我随他一道回乡祭祖,每次都被我以不爱坐车为由推辞了,今年,我考上了大学,爸爸说想在重阳节这天带我回故乡祭拜爷爷奶奶,我第一次非常高兴地答应下来。近十年没有回过老家了!一上车,就有晕的感觉,于是靠在座椅上闭目养神一言不发。大约过了两三个小时,车子在山路上停了下来,前面路不好,车子无法通过了。下了车,我忽然感觉四周的一切是那么的熟悉,他们就像电影蒙太奇一样一下子从我儿时的脑海涌了上来,我那很是疲惫的身子不知从哪里冒出许多劲儿,瞬间充满了活力,脚步变得非常轻快了……”

    看到这里我终于明白,是故乡那些血肉相连的历史根脉把我们深深牵引……

    我的故乡地坪河,本是英山县西部一个很小很小的地方,但因为她背靠大别山主峰天堂寨,与英山三大水系之一的西河一脉相连,又是历史上连接鄂皖的交通要道,北控江淮,南望吴楚,战略地位独特,所以,这儿演绎了许多惊天动地的故事。地坪河两岸高山雄峙,一条十余公里的河谷贯穿全境,小时候,我们将之称为“一线天”,她就像是一根木楔,深深楔入邻县罗田境内。这个看似不经意的小地方,现在却有四通八达的柏油路、水泥路和高速公路从她身旁擦肩而过。

    我十多岁就在离家三十多里地的镇上读书,高中毕业回乡干了不到三年,由于创作出了一些成果,被县文化馆破格录用,在那里一干就是17年,后来又调到离故乡更远的市里工作。离家越来越远,故乡也由小变大了,于是乎,我提得更多的故乡是英山!不过,

    地坪河是我的出生地,我在那里度过了幸福快乐的童年和少年时代。据父亲讲,在“江西填湖广”的时候,我的祖先从江西瓦屑坝迁入后,就一直生活在这里。这块贫穷但美丽的土地上长眠着我的几代先人,至今,也还有不少族人和亲友生活在这里,所以,无论我走到哪里,都无法斩断那四通八达的血脉根系。

    虽然出生在农家,但二十多年来,因为工作关系,我好不容易回趟乡下也是来去匆匆。因为,我内心深处非常纠结,很想经常回故乡,也很想与故旧亲朋畅叙,只是,我这个看似表面光鲜有头有面的人物,其实是个囊中羞涩的文人,即便是面对那些庞大的、热情的亲朋群体,总也不好意思两手空空,于是乎,自己与故乡和故乡的人们渐渐有了些疏离。

    就在我老是“梦故乡“之后不久,2012年湖北省作家协会要求作家“脚印农家”,2014湖北省作协又推出了《家乡书》系列题材的写作扶持计划,借着这两次大好机会,我利用暑期和年关回到地坪河住了一段时间,终于有了两次与那渐行渐远的故乡近距离的亲密接触。

    在骨子里,我一直把自己当作地坪河人,我觉得自己与她有着千丝万缕的斩不断的情结。但回到故乡并与她有了深入的接触,我才感觉到地坪河人并没有真正把我等同于他们中的一员,无论是熟悉的、陌生的,亲近的、疏淡的,都把我当作过客,他们看我的眼神,与我交谈的口气,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和客套,那种犹抱琵琶半遮面一样的游离情感,让我一开始就装满了热乎的心里有了一种深深的失落。

    印象深处,那些亲昵抚摸着我的脑袋亲切呼唤着我小名的长辈们大多已经作古,一见面就能认出和需要仔细回想一下才能忆起的儿时玩伴还能比较客套地寒暄几句,更多的年轻而陌生的面孔却总是一脸漠然,只有旁边有长辈或者熟人把我认真介绍给他们时,才见他们露一下涩涩的笑脸。他们那种青春而羞涩的高傲,让我忽然明白他们就是地坪河现在的主人,尽管他们有的刚从外地打工回来,有的是学校放假回家小住,说不准将来他们也像我一样成为远离地坪河的游子,但他们现在比我更有主人般的优越。于是,我只能放下平日的清高,主动走近他们,与那些叙起来同宗同派论起来沾亲带故的故乡人贴近、热乎,进农家、访村干、到学校,足迹印遍了地坪河的山山水水。

    在地坪河的那段时间,我最大的感受是故乡的房子越来越漂亮了,百分之六七十的人都住上了楼房,道路也越修越宽了,村村通了公路,有的还直达院落。曾经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人们现在都悠闲地生活着。只是,我到处寻觅,过去那白墙黑瓦的四合院,房前屋后那一口口清亮的水塘,河边那一望不到头的涌着金色麦浪的麦地和那微风一吹吱嘎作响的一垄垄摇着沉甸甸的火红脑袋的高粱,怎么都不见踪影了呢?还有,那些曾经令我们惊心而又感觉奇特的田头地角大大小小的沟壑,一到冬季就缀满红叶随后亮出满树白果的乌桕树,垸前屋后那一片片的楠竹或水竹林子都到哪儿去了呢?那可是到处都印着我们快乐童年影子的地方啊!

    最令我耿耿于怀的是,过去的地坪河是多么美丽的一条河啊!曲线优美,体态丰腴,长年清流。枯水季节露出的一个又一个的沙坪就是我们童年时代的乐园!那白晃晃的沙子和黑油油的泥土上面,印满了我们一串又一串的足迹,留下了我们一阵阵充满童稚的笑声,见证了我们太多太多的故事。记得有一年,我在上小学的路上,突然浑身酸软无力,于是就爬到旁边的沙坪上,仰躺在上面懒懒地晒着太阳。一个多小时后,竟然奇迹般地精气神一下子从身体深处涌了出来,一溜小跑到了学校。那时候,地坪河就像我们小孩眼中美丽的母亲,她是那么令我们着迷!可现在,她竟成为一条小小溪流,由于河水枯萎,河床也被不断挤占,现在,她已变得十分瘦小羸弱。如果再这样下去,恐怕过了几十年,地坪河这么一条美丽的河流将不复存在了!

    还有一种现象,地坪河的青壮年不多见了,他们都在外地打工,平时家里留守的都是一些老人妇女和孩子,只有暑期和春节才见年轻人归巢。这样一来,空巢老人和留守的妇女儿童所暴露出来的亲情问题、教育问题等等,在地坪河也体现得相当突出。

    地坪河人的日子似乎都有了一些改善,大多还是比较惬意的,过得艰难一些的是那些身体不好或者孩子还小的,一个富裕家庭一年可以挣到10多万元,一个贫困家庭一年只能维持家用,甚至也有举债度日的。

    访谈之中,我发现地坪河人的生育观念、价值观念的变化以及对传统文化的认知、对幸福生活的体验和对当代文化教育的迷茫和宽容等等都令我始料未及,他们在娓娓而谈中所体现出来的那种从容、豁达、乐观深深地感染了我。有时候,我总想通过他们那褐黑的肤色和刀刻般的皱纹探寻一些深层次的东西,比如痛苦、伤感等等,但他们总是一笑了之,比过去好多了!

    尽管故乡的人们心态很好,他们也许对历史变迁时代更替社会转型所暴露出来的各种问题熟视无睹充耳不闻,但我依然会以自己的眼光和思想去发现去思考,我只想公正地、理性地展示故乡。人说“子不嫌母丑,犬不厌家贫”,故乡就像我的母亲,无论她有多么的不尽人意,在我眼里依然美丽!

    曾经有老师跟我说,此次的《家乡书》题材写作,你要抓住故乡最有特色的东西作主题,写人所不同,写人所未有!是的,我非常赞同这个观点。但是,一旦深入故乡,走近了,看清了,故乡却如同一部被人慢慢打开的尘封已久的大书,尽情地展现在我的面前。这个方圆只有几十公里的区域,演绎了太多太多的故事。在父辈的讲述和现实生活的体现和感受中,这些故事要么从我的脑海深处泛起,要么面对现实让我深深震撼。此时,我才发觉,所有涌入脑海的东西我都无法取舍,我只有把它们尽情地展现出来,如同“清明上河图”一般全景式、立体、真实地再现故乡地坪河流域的风土人情、生存状态、时代变迁和整体风貌,让人通过一个个生动的故事、鲜活的人物随着作品中的点点滴滴,去体会去追寻那种刻骨铭心的乡愁。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